盛兴娱乐官网平台gm777.top是一家集盛兴娱乐官网平台,盛兴娱乐官网平台,盛兴娱乐官网平台于一体的综合性娱乐公司,为玩家提供全方位的游戏体验,诚邀您的体验。

學子風采
當前位置:首頁  學子風采
阮樂成
發布人:系統管理員  發布時間:2014-07-10   瀏覽次數:3907

才學院“成長與成功 感動與夢想”優秀學子系列訪談項目之

I like what I do, I do what I like

――“最萌學長”阮樂成 訪談實錄

  • 人物檔案

阮樂成 @阮樂成(394538280)

11級機電英才班 機械設計制造及其自動化專業

哈爾濱工業大學國際交流協會(HICA) 常務副主席

成績專業第一,國家獎學金得主,安贊熙獎學金得主,曾獲各類獎學金十余次

2012年作為工大代表赴大田參加ICISTS-KAIST國際會議;

2013年作為工大代表赴圣彼得堡參加二十國青年會議;

2013年作為工大賽隊成員赴香港參加國際遺傳機械設計大賽;

2013年作為實習電氣工程師受聘于中國國際太陽能十項全能競賽組委會;

2014年作為工大代表隊成員赴紐約參加美國國家模聯;

2014年受美國CSST獎學金資助即將前往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從事科研項目。


他是阮樂成,大學不到三年的時間里,便已擁有數不清的榮譽與驕人的成績。然而,當真正面對他時,儒雅和善,卻不失幽默風趣。他是我們之中真正的佼佼者,同時也是最具知名度的11級學長。他常被賦予這樣的標簽:“最萌學長”、“樂樂姐”、“牛人”、“大神”……讓我們走進關于他的訪談,去了解一個真正佼佼者的優秀之處。



  • 成長之路


新英才:

認識你的人都知道你是一個非常全面的“牛人”:HICA副主席,學分績保持90+,拿過國獎,英語流利,創新學分30多分,多次參加國際會議,各種志愿服務經歷…我們總是對“牛人”小時候的成長經歷很感興趣。你認為你小學、初中、高中時代的哪些重要經歷對你如今的人生產生了比較大的影響呢?

阮樂成:

哈哈,牛人不敢當,就是在這幾年多干了一些事,得到一點算是過程的佐證而已。要說以前對現在的幫助,從我的角度,可能能有這么幾點吧。

第一個是多讀一些書,多交一些朋友,多做一些交談,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全面了解我們生活的世界。

《格言聯璧》里有我很喜歡的一句話,叫“讀書即未成名,究竟人高品雅;積德不求回報,自然夢穩心安”。我認識不少大家眼中的“牛人”,發現他們公共的特點就是愛看書??磿恍枰^功利,太有指向性,但一定得真正讀進去,而不是浮光掠影,僅僅在過后用“看過”標榜自己。當然,看書也需要有選擇。記得以前一位父親和我談起他兒子喜歡閱讀但不太穩重、成績也不好,后來才知道他的閱讀材料是《烏龍院》。

多認識形形色色的人,多與人交談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曾經學弟和我抱怨說工大的圈子太小,很難開闊自己的眼界。我覺得,所謂開闊眼界,未必要接觸到世界頂尖的人和事,只要對自己不熟悉的領域有新的了解,都是見識的增長。我同世代種田的農民、烤羊肉串的小販、工廠的焊工等許多人都有過長時間的交談,相比于工程院院士、著名作家、大學校長來說,對我的啟發各有千秋,并無高下。


新英才:

你的父母在你的成長過程中起到了怎樣的作用呢?他們對你的教育理念是怎樣的?

阮樂成:

父母的作用總是很難拿語言描述的,我們成為今天的自己,每一點都難說沒有父母的作用。要說教育理念,三個方面吧,一個是敢于讓我自己嘗試著去探索世界的未知,二是注重在大的問題上給我建議,三是注重我在性格和思維上的塑造。


新英才:

對英才學院的很多同學來說,由于沒能考取心目中最理想的大學,入學時都是心情的低谷期。你怎樣看待你自己的這段經歷?后來又怎么走出這段低谷的?

阮樂成:

谷期總是會有的。沒碰過釘子可能會犯更多的錯誤。趁著年輕,有點挫折沒什么。至于走出低谷的事情,我和不少人談過這個問題。有一句話我經常說,“如果你真的認為自己有清華的實力,就沒必要在意清華的名頭”,學校的名氣都是給環境里最差的人準備的,想象一下,對一個并不熟悉的清華學生,大家的第一反應會是什么?恐怕對很多人來說,并不是這個人很厲害,而是“這個人再差也能差個樣”“這個人高考最低也考XXX分”。也就是說,我們在思維中為任何團體劃定的都是一個下邊界,因為每一個團體領跑者的水平都是不可用理論估計的。所以,如果有人像蔡元培先生所說,想法就是“敷衍三四年,潦草塞責,文憑到手,即可借此活動于社會”,那我建議他回去重新考一年清華,因為這張畢業證書可能是他以后唯一的倚仗。但反過來講,大學的名頭似乎就沒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了。




  • 大學生活


新英才:

你大一時就參加了HICA,當初是什么吸引了你讓你在眾多社團與學生組織中選擇了HICA?

阮樂成:

哈哈,其實最初的原因很單純。剛入學時,王樹國校長做了一個有關大學生定位的講座,里面用大段語言推薦了HICA。先是說自己也是HICA成員,后來又講了一個90年校慶時負責接待的HICA成員被推薦到MIT的例子。然后大家就紛紛去報名了。據我的老部長回憶,那年申請的人數可能超過了600人。


新英才:

如今作為HICA的副主席,你認為HICA在你的大學成長中對你最大的幫助是什么?

阮樂成:

這個問題可以回答的東西太多了。毫不夸張地說,我一半以上的大學生活里都有對這個組織的記憶。簡單從幾點說說吧。

首先,HICA幫我找到了最初的歸屬感。一幫人,有著共同的愛好,又在不同方面各有特長,聚在一起,互相關心,共同成長,無疑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其次,HICA給了我各種各樣的機會。無論是出國參加會議,籌辦、參加各類國際活動,還是接待各國政府官員、知名教授、諾獎得主,都很大程度上增長了我的見聞,塑造了我的思維。

還有,HICA從很多方面提高了我的能力。除了顯而易見的口語能力提升,也有籌劃活動、公共演講、主持節目、與人相處等很多??梢赃@么說,在HICA的這幾年,讓我有自信從容等候未來的挑戰。

最后,最重要的,HICA讓我認識了一大批工大的精英。有指導、幫助我們的王樹國校長、任南琪院士、徐殿國助理、范洪波處長、王秀蘅處長、劉洵怡老師、張強老師;培養、扶持我們,看著我們長大,現在已經分散到世界各地的馬丁學長、裴瀚章學長、劉鴻漸學姐、徐中國學長、王永軍學長。也有在HICA一起成長的各位優秀的HICAers。叱咤世界模聯的正達、掌管校學生會的賁放、辦過百場講座的柯楠,等等等等。這個優秀的團體,是HICA永遠的驕傲,也是每一個HICAer最大的財富。

圖為阮樂成作為志愿者接待來訪的歐洲校長團

新英才:

你的演講表達能力可以說是非常優秀,尤其是流利的英語口語,上學期英才學院的“單詞PK賽”、團委的“英語達人賽”還請到了你做決賽評委。你是怎樣做到對表達尤其是英語表達的這種熟練掌控的?

阮樂成:

這是一個被說過太多次的問題了。我相信大家的回答都差不多,那就是多練,多用。說得多了,自然也就好了。我可不敢說自己能掌控英語,但至少我可以用它做一些事情。同時,隨著使用的增多,更多的問題會逐漸浮現出來,提升的空間也會越來越大。


新英才:

那么你認為語言學習的最重要的技巧是什么?

阮樂成:

幾點吧。首先是耐心。許多英語學習者都給我一種很不耐煩的印象,總想著有什么捷徑能一蹴而就。但學英語確實是一個持續性短語,沒有大量的積淀是肯定不行的。另一方面來講,學習總是一個記憶與遺忘并存的過程。要接受自己需要返工的現實,這樣才不會在心里為難自己。

其次是信心。英語提高沒有想象的那么難。以我的經驗來看,對一般水平的大學生,如果每天練習一個小時,大概兩個月后就能說得很流利。所以沒必要總覺得希望渺茫。

最后是穩定性。我認識不少人,學英語的勁頭挺足,但是今天背背新三,明天聽聽BBC,后天看看紅寶,最后沒什么提高。用什么學英語沒有那么重要,但規律化學習,無間斷學習非常重要。把一本單詞書背到底、或者是把十篇文章分析透徹,對你的影響一定比買十幾本各類托福雅思GRE書籍、下載半硬盤基本不會看的公開課要有用的多。




  • 國際視野


新英才:

你參加過那么多次國際會議,有像ICISTS-KAIST這種對學術能力要求高的,也有二十國青年峰會、模聯這種對綜合能力要求更高的,應該說你已經具有了超過大部分同齡人的國際視野。參加過這些國際會議后,你最大的感觸是什么?或者說給你帶來了什么新的想法?

阮樂成:

首先做一點科普。ICISTS-KAIST代表的是一系列學生論壇性質的會議。大家圍繞一個主題,聽聽前輩的思考,自己完成一些小的任務,從而對話題有更深的了解。二十國青年會議類似于傳統的學術會議,每個人在會前都要提交自己的論文,會議中針對自己的論文做幾十分鐘的演講,大家共同討論,以求觀點互換。相比較而言,模聯更加社會化一些,很多程度上是嘗試以一個特定的、從未思考過的角度討論、解決全世界都在關心的問題。

參加這些會議,不同思想的碰撞是最值得回味的。不同的成長環境、不同的教育背景、不同的思維方式、甚至不同的時代,都使得大家思考問題、處理問題的方式千差萬別。而這些都能啟發自己從很多不曾考慮過的角度思考那些早已熟知的問題,從而讓我們對生活、對世界有更好地理解。概括起來說,了解世界,是為了更好地認識自己。


圖為阮樂成參加二十國青年會議

新英才:

參加這些會議的不同國家學生有什么明顯的特點嗎? 

阮樂成:

其實每個國家都有各種各樣的人,我們所說的不同國家之間學生的區別,僅僅是一個概率的統計,運用在某一個人身上并沒有直接意義。一般來講,歐美學生比較喜歡表現自己,而且總會有各種各樣的想法,不過很多情況下,他們并不擅于深度思考,或是過于急地表達觀點,以致發言的準確性等不是很高。亞洲學生,以我國學生為主,可以分為很多類。一類人有著傳統的中國氣質,多聽少說,比較沉穩,很多時候反而能有畫龍點睛的效果,但并不是每次都能有合適的表達自己的機會。另一類人,表現活躍,愿意分享自己的觀點。只是有些時候過于極端,會在表現和表演的平衡點把握上有失分寸。


新英才:

你覺得去過的哪些國家的教育體制、高校的教育理念或學生的學習狀態值得跟同學們分享?

阮樂成:

能分享的東西有不少,我就說一點,從離大家最近的學習狀態來說吧。如果常接觸歐美學生,就會覺得他們比我們愛玩的多,泡酒吧、通宵開party,似乎個個是不良少年。但與此同時,他們有著很好的時間意識。什么時候要學、什么時候要玩、可以怎么玩等等都有著很嚴格的界定。他們很多有著自己的計劃,并且有足夠的自制去執行,這些給了他們全身心投入學習或娛樂的資本。小時候,曾有機會去過一次帝國理工大學,那里“努力地學,盡情地玩”的理念給過我很大的震撼。翻回頭看,我們自己在這個方面似乎就有些欠缺。我們總是對未來、對自己有無窮的想象,但許多人在執行中總會有所偏差。想要背背單詞,卻放不下手邊的人人;想要出去打打球,卻又覺得要學的東西有很多。我們確實是聰慧、思維縝密的民族。但有些時候,簡單思考、堅定前行或許要有用得多。


新英才:

國際遺傳機械設計大賽世界銀獎,國際太陽能十項大賽組委會成員。你在科創方面已經算是小有成就了。萬事開頭難,你是如何開始你的科創經歷的?搞科研在很多同學眼里都是一件很枯燥乏味,難以堅持的事。你對搞科研不知如何入手,或者無法堅持下去的同學有什么建議嗎?

阮樂成:

小有成就這個詞實在是言過其實,即便說初窺門徑,也有些沽名釣譽之嫌。我在科研上起步較晚,恐怕第一次可能算得上“科研”的經歷,就是我今年暑假準備去洛杉磯做的項目了。不過,之前的一些經歷,讓我對科研有一點自己的認識,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

首先,不要把科研神化。我曾有幸與陳予恕院士有過一次較長時間的交談。在他的眼里,科研是生活的一部分,同吃飯睡覺相比,似乎沒有太大的不同。有興趣就可以做科研,用對勁就能夠有收獲。而發論文、出成果之類的東西,只是在對自己感興趣的地方探索過后的一篇游記。正??创蒲?,才不至于從心底里遠離它。

其次,理論與實踐并行。從我自身的體會來看,實踐是學習理論的一條捷徑。曾經有學弟和我談過,說自己很想去實驗室干活,但是儀器沒有學過,單片機編程不會,甚至matlab也極為生疏,是不是應該先用一段時間夯實基礎再做打算。我告訴他,所謂的先打好基礎很多時候只是一個推脫,學習儀器和軟件,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用它們做幾個實際的東西。幾個程序、幾次試驗,在這里就能長進很多。


圖為阮樂成在國際太陽能競賽做實習電氣工程師




  • 學長風范


新英才:

作為學生,學分績始終是一個重要參考因素。你是如何做到平均學分績一直維持90+的?你的學習方法是怎樣的?

阮樂成:

我學東西的方法比較笨,就是先弄懂科目的意義,對其內部結構有一個整體的認識,然后在看書的過程中嘗試總結學科的思維方式,與此同時大量記憶書上的內容。還好我記性不算差,所以在學習上花不了太多時間。我覺得,創新也好,理解也罷,都是建立在穩固的知識基礎上的。似懂非懂時的靈機一動大多是異想天開,一知半解時的創新能力也只能是紙上空談。


新英才:

大學里,很多人喜歡把學分績高的同學稱為學霸,你如何看待這個稱呼?

阮樂成:

這個我沒有太大的感覺,也沒什么興趣。學習時間長短、考試分數高低都是每個人自己的事情。與其花時間酸溜溜地調侃別人,不如自己實實在在做點事情。


新英才:

你大概是在學弟學妹中知名度最高的11級學長了,無時無刻不活躍在縱向交流活動中,與很多低年級同學保持聯系,被大家尊稱為“樂樂姐”。為什么在那么繁忙的運轉中抽出這么一大塊時間與低年級同學交流?在這個過程中你收獲了什么?

阮樂成:

最初的原因挺簡單的。將心比心,我剛入大學的時候,充滿了對生活的茫然與無措。有著各種想法,卻不知道腳下的路該怎么走。那時的我很盼望能有一兩個自己的學長,能夠帶著我走過大學的第一步。很遺憾,我們沒這個運氣??目慕O絆幾年下來,吃過不少虧,犯過不少錯,卻也對大學有了一點自己的感悟?,F在學弟學妹們來了,我不希望他們也會感受我們當年的孤獨和無助。希望能從自己身上帶給他們一點工大、英才的親近,也希望他們能在第一步上少受些挫折,比我們走的更好些。

至于我的收獲,交流總是一個互相學習的過程,在這里,我新認識了許多真誠、優秀的英才人,在傳授經驗的同時,也在不斷地向他們學習。


新英才:

你在大學里這么多的“牛人”經歷和榮譽,你最看重的是哪一方面?學習?科研?還是社會活動、志愿服務?為什么?

阮樂成:

哈哈,其實都不是。上大學以來,我最喜歡的一張獎狀,是去年哈工大乒乓球賽雙打亞軍的證書。我不是一個勤快的人,學習、科研、社會活動大多是憑著一點新鮮玩玩,淺嘗輒止,沒有投入過太多的精力與汗水。但乒乓球是我全身心投入的東西。雖然天賦不好,沒有過什么太好的成績,但任何一點進步都能讓我感受到極大的欣喜。我想可能這就是努力與奮斗的奇妙所在吧。


新英才:

你覺得你的大學前三年還有哪些做得不夠好的,有沒有什么遺憾?

阮樂成:

做的不好的地方有不少。我不是一個追求完美的人,更不是一個勤快的人,所以做過的許多事情都有很大可以提升的空間。我比較大的問題,就是一直沒有一個太明確的規劃,總是走一步看一步,所以總是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我建議學弟學妹們在學習生活中多想想自己為什么上大學,這幾年準備干些什么,與此同時,列出一些必須要做的事情并定出大體的時間節點。這樣,你的大學生活可能會更從容一些。


新英才:

周圍的人對你的印象可能是一個大學霸、萌學長、科研大牛、神人等,你對自己的評價是怎樣的?

阮樂成:

高考之后我就懂得了這個問題。別人覺得你是什么并沒有什么用,你就是你自己。只要時刻保持自知之明,就不會迷失方向。我給自己的定義,一直很簡單,就是I like what I do, I do what I like。我只要知道自己做什么,喜歡什么,別的都不重要。

圖為阮樂成在大理石宮參加雞尾酒會




  • 未來規劃


新英才:

可以簡單談一下你對未來的計劃嗎?

阮樂成:

我不喜歡計劃太遠的未來。因為很多時候,沒有人能預測命運會把你推到什么地方。我所能做的,就是認真思考這個地方,找到這段經歷在人生道路上的必然性,并且做好它。我的眼中,把握命運比掌控命運更有意義,也更有實際價值。


新英才:

整體地觀察英才學院的學生,你對這個群體的觀感是怎樣的?他們有哪些優點,哪些不足?

阮樂成:

這個很難說,我前面已經提過,對一個群體的定位放在個人身上往往沒什么實踐價值??傮w來講,英才學院多一些自由的氣息,大家能夠更多地追求自己向往的東西。這也使得英才人少了一些批量生產的僵硬,能夠在不同的方面有所發展。但反過來講,這種自由也帶來了一些懶散。一些未來的承諾可能會讓我們疏于思考自己的追求。大學的虛度只有一種形式,就是一天過去,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這種狀態將是很可怕的。

除此,對學弟學妹,我也有幾句話想說。也許大家經常會聽到一句話,“機會常常眷顧有準備的人”。這句話本身是沒有問題的,但我們一定要有意識,準備是手段,機會才是我們要爭取的。我認識不少很優秀的學弟學妹,總是以準備不充分為由讓很多很好的機會白白丟掉。我的建議是,對任何看重的機會,只要覺得自己能達到最基本的要求,就不妨一試。這樣,即便抓不住機會,爭取的過程也會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另外,機會的分布是服從馬太效應的。第一次總是最難的,但后面的機會就會越來越多。所以,不要愛惜自己那點所謂的“自尊”,坦然承認自己的差距,多闖闖,多試試,總會有所收獲的。


新英才:

你對他們(比如對你的學弟學妹,也包括你自己)有什么樣的期望?

阮樂成:

從小到大,我對自己的期望只有三條:無論什么時候,有一個好胃口,有一個好睡眠,有一個好心情。說白了,就是不管人生走到什么地步,只要你吃得下、睡得香、笑得出來,就無所畏懼。




感謝阮樂成同學的分享。

學習為學生之本,所以入學以來,他刻苦努力,取得了相當優異的學習成績;社會責任感是心智成熟的基本標準,所以他一直熱愛志愿活動,受廣泛好評;科技創新與實踐為工科學子學習生涯重要部分,所以他積極參與科技創新項目,為日后學習與工作一點點積累自己的能力與經驗。

命運不會偏愛誰,就看你能追逐多久,堅持多久。面對挫折,與其沉溺過往,不如沐浴晴朗。面對未來,不再害怕未知,不必盲目迷茫。自身能力這種東西,并不會像一個刻度精確的溫度計那樣,可以讓人一目了然。很多時候我們對自己都糊里糊涂的,只能通過別人對我們的反饋,來形成對自己的真實感覺。而一個人擅長什么不擅長什么,更不可能像電子游戲里那樣精確到個位數。我們只能憑著對自己大致的感覺,來為我們選擇道路。

人應該去選擇和發展自己最擅長的那部分價值,發揮自己的潛能,活出最好的自己,把自己全心全意地投入到生命當中,允許自己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不要人為地給自己設限,也不要在想象當中否定自己。

 

盛兴娱乐官网平台